Top

商洛一汗蒸馆突然关门 164张会员卡上的8万多预存款讨要无门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时间:2018-11-14 12:31:15 编辑:华商报供稿 作者:程娟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10月20日,市民高女士去商州区时代华城小区内的永秦安然纳米汗蒸馆消费时发现汗蒸馆关门了,打听后才知,和她一样持有会员卡还没消费完预存款的顾客还有163人,卡内资金多达8万余元。


  汗蒸店老板:此店天天亏损 把娃的学费都搭进去了

  高女士介绍,她在永秦安然纳米汗蒸馆办的会员卡里面有预存款,汗蒸消费是按次计算。在第一任老板那里,高女士曾花500元办卡,其后又在第二任老板那里办了一张卡花费600元,目前卡上还余76次没有用完。汗蒸馆关门后,有人做了统计,目前已知有164人办的会员卡还没消费完,按每次10元计算,折合现金约8万多元。“我们曾多次打电话与老板沟通协商,至今没有结果;去向相关部门投诉也没有得到明确答复。”高女士说。

  据了解,永秦安然纳米汗蒸馆前后共营业20个月左右,期间换过4任老板。第一任老板姓王,2015年11月从别人手中接过汗蒸馆,重新装修后于2017年2月8日开始营业。当年7月10日,王老板将店转给方老板,转让时双方约定:以前在王老板处办卡的会员,在方老板接店后仍可继续消费。方老板经营11个月后,于今年6月16日以同样的方式将店转给了吕老板,10月9日,吕老板又将店转让给了王女士。

  王女士接店经营仅十余天,于10月20日在汗蒸馆门口贴出一张告示并停止营业。其称接手十余日,水费、物业、人工费亏损约5000元,因此决定对2018年10月9日前办卡的所有会员停止提供服务,让其自行联系原经营者商讨费用问题。王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我是稀里糊涂接的店,经营过程中才发现转过来还没消费的会员非常多,164人只是参与投诉的人的名单,实际人数更多!”她叹了口气说,“接这个店后天天亏损,把我娃的学费都搭进去了,我是万般无奈只好先关了门。如果有人想接手,我愿意低价转让。”

  区商务局局长:此事归我局管 但在外开会以后再做回复

  商州区消费者协会一位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已接到永秦安然纳米汗蒸馆顾客的联名投诉,但按照《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规定,此事应归商州区商务局管。消协已于10月29日将消费者投诉单及调查笔录转给了商州区商务局,并把转送投诉回函发给了前来投诉的高女士等78人。

  11月1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商州区商务局,局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称,商务局只管超市的预付卡,一般店里预售的会员卡不归他们管,具体情况让去咨询市场监管局。华商报记者随后又前往商州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张文俊告诉记者,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开展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都归商务部门主管,消费者反映的这些问题,商务局可以独立调查处理,如果需要市场监管局配合调查,他们会配合商务局做好服务工作。

  12日晚,记者电话联系到商州区商务局局长刘红伟,其称此事确实当归商务局管。他说自己正在外地开会,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13日晚会回到商洛,回来后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并对记者作出回复。13日晚至14日上午,记者通过电话和短信数次与刘红伟局长联系,但其未接电话也未回复短信,记者又询问了高女士等人,其称没有商务局的人和他们联系。截止发稿时,未收到商州区商务局任何回复。华商记者 程娟

相关热词搜索:商洛

Top